想想

粉kkw至今未变

【水仙十幸·和度】五幸——美梦成真

——这里是傻白甜暖暖梗的分割线——


陈亦度最近有点小烦恼。

其实也算不上什么烦恼,不过就是做梦而已,只是这个梦未免古怪了一些。

回想起那个夜晚之前,陈亦度也就跟平常一样,一早就去了公司,下午约了咖啡馆见客户,结束后顺便吃个简餐然后回家。唯一有点不一样的可能就是……走出咖啡馆的时候,有个路人匆匆忙忙经过,撞到了陈亦度的肩膀,陈亦度趔趄了一下,刚想发作,那人已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卧槽好帅!”看到那人的脸,陈亦度在心里炸了一下,又立刻惋惜起来:可惜毛衣太丑,品味堪忧。

陈亦度接受了道歉之后,那人匆匆离去。不过一件小事情,陈亦度也并没有放在心上,但那个夜晚,不寻常的事却发生了。


陈亦度是知道自己在做梦的。

他走进一间更衣室,看到一个几近赤裸的男人,瘦腰长腿,只穿着白色平角底裤,眨巴着圆圆的眼睛看着他——是今天撞到他的那个男人的脸!

“真的很帅啊……”

脑子还是迷迷糊糊的,身体先行动了,陈亦度随手拿起手边的衣服,走上前帮男人穿戴起来。直到一个机器声在耳边响起:

“搭配完毕,确认吗?”

确认。陈亦度下意识回答。

…………

等、等下!

陈亦度突然意识到有什么不妥,然而已经来不及了,一个巨大的F砸在眼前,机器声再次响起:“搭配失败,您还想重新再来一次吗?”

这下陈亦度彻底清醒过来,还是在梦里。

他给眼前的男人穿了一件格子衬衣搭配工装背带裤加马丁靴,然而那个机器声在说……

“曲和先生明晚要去剧院参加大提琴独奏演出,请您为他搭配一身演出服,必须低调奢华又凸显个人魅力,加油哦!”

“我可以醒来吗?”陈亦度仰天大叫。然而并没有人回应他,那个男人的身上的衣服消失了,又恢复到初始状态。

陈亦度霎那间突然不想醒来了。他牵起他的手,穿过白色衬衣的袖子,手指抚过胸膛,一颗一颗扣上扣子,提上裤腰的时候,擦过饱满的臀部,感受到微微的弹动起伏。

陈亦度欣赏了好久眼前的燕尾服绅士,才回应了系统确认两个字,一个巨大的“S”从天而降,准确无误砸在陈亦度头顶上。

“啊啊啊啊啊啊————”陈亦度捂着脑袋猛然坐起,发现自己是在家里的床上醒来。他搓了搓手指,那里仿佛还残存着什么。



“Tiffany,这是什么?”

午休时,陈亦度看到好几个女同事拿着手机或ipad在玩同一款游戏,连Tiffany也在玩,就随口一问。

“这是换装游戏啊。”Tiffany回答:“现在很红的,而且我们身为服装设计行业,也可以从中汲取设计灵感,度总,你也有兴趣啊?”

“…………”,陈亦度总不能说自己掉入了一个换装游戏的梦境并且沉迷其中不可自拔吧。


“老同学聚会,怎样的打扮才够得体呢?”

“选一套衣服,去路边摊好好放松一下吧!”

“陪妈妈逛街,要穿什么才好呢……?”

陈亦度总能很好的完成系统给的任务。他总是搭配的很快,但穿得很慢,然后欣赏半天,才恋恋不舍的确认,再被系统给的S砸醒。

但他有时候也会任性。

“为了保证演出的效果,睡眠的质量很重要哦,请你为曲和搭配一套舒适睡衣,让他安心入睡吧。”

陈亦度就是想让曲和穿自己最爱的真丝条纹睡衣,但不管加什么配件系统最多也就给个A。陈亦度感到愤怒而又羞耻——这个鬼系统竟然质疑我的审美!他随手给曲和套上一套萌萌小熊睡衣,以表示抗议!谁知刚确认,一个S就猝不及防砸了过来。


度集团的员工发现他们老板最近变得很奇怪,生活规律,准时下班,取消加班,堪比福利大增!

陈亦度甚至戒掉了晚间咖啡,早早洗了澡,窝在被窝里,等待幸福得入睡。

“命运让恋人相遇,又让他们分离。冬季的恋歌啊,是恋人心里的伤,也是暖,请为曲和搭配一套符合冬季恋歌心情的服装,度过这个伤感之冬吧。”

“好中二啊……”陈亦度忍不住吐槽,还是点开了毛衣柜子。试了几十件毛衣后,虽然陈亦度非常享受抚摸曲和身体的感觉,但他还是被那些B、C评价打击到了。

“都是什么鬼!”陈亦度挫败得蹲在地上,仰头看着曲和。曲和偏着脑袋不说话,眼睛一闪一闪看着他。陈亦度忍不住上前一把抱住曲和,把头靠在他肩膀上:“给我一点力量,拜托…………”

他突然想起了初遇那天。

青年惊慌失措的样子。青年穿的那件毛衣,雪花纹、赭石色。当时他在心里说:好帅的脸,好丑的毛衣。

他犹豫着,在衣柜里翻找,还是给曲和套上了那件同款雪花纹的赭石色毛衣。

也许这才是曲和,是真实的曲和,而不是在他的梦里随他搓扁揉圆的游戏人偶。曲和突然冲他笑了一下,他一愣,随即醒了过来。窗外天还是黑的,风吹得呜呜响,陈亦度怔了一会儿,觉得有什么变得不一样了。


那天之后,陈亦度再也没有做过换装游戏的梦了,他失落了好一阵子,然后开始关注弦乐演出,尤其是大提琴方面的,然而搜索结果令他失望,网上关于曲和的信息停留在两年前——一场在北京的演出,那时曲和还是北京某大学的教授。

“他是怎么来到上海的呢……”,陈亦度靠在咖啡馆的软椅上,小口嘬着咖啡,阳光透过薄薄的白纱帘洒在他身上,“还来到我梦里…………”他忍不住叹着气,如同一个失恋的少女。

赭石色的雪花花纹在窗口一闪而过。陈亦度手一抖,洒了整杯咖啡。

“请你等一下!”他迅速追出去,不顾一切拉住那再次路过的青年,青年一脸惊愕的看着他。

“呃…………”,陈亦度觉得尴尬得不行,要说什么?难道要说在梦里见过你吗?

“这位先生,你看起来很眼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陈亦度觉得自己要昏厥过去了,怎么会使用这么老土的搭讪方式,他前所未有过的手足无措。

“是么?”

青年却突然笑了起来,眼神中带着一丝狡黠,

“会不会……是在梦里?”



—————这里是预告的分割线——————


下一篇:六幸·良缘不负

作者: @伊丽莎白瓜 

发布时间:15:00

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