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想

粉kkw至今未变

【水仙十幸·双玉】十幸·黄泉碧落三生渡,仍道影如初

早春二月,仍是寒意凛然。

林间一阵疾风而过,惊鸟冲天,带起数片枯叶回旋落下。

石太璞掠过林梢,瞬息无踪。

来不及!

来不及!!!

腕上的血珠串只余一颗仍是鲜红欲滴,其余已失去颜色,晦暗如石。

连那仅余的一颗,也在慢慢失去生机。

石太璞目红如血,面色苍白。

他已狂奔了三日三夜,全靠心中的一丝信念撑着他让他不要倒下。

景琰,等我!

 

萧景琰不知道自己在那棵树上住了多久。

可能有几百年吧,他挥挥衣袖,靠着树枝换了个姿势。

他只记得自己生前的愿望,是要开创一个清明盛世的。

后来,他就一直守着这个天下,守得久了,便成了习惯,也成了执念。

恍如一梦,从黑暗混沌中醒来,便在这棵树上了。


是金陵城外一棵极老的梧桐树。

月华如练的时候,他便站在树顶,俯瞰金陵城,那是萧景琰朝夕相处,生死与共的地方。

数百年王朝兴衰更迭,梁国早已不复存在,萧景琰坐看这么多年云卷云舒,也早就看开了。

只是有一日,突然就寂寞了起来。

 

也是乍暖还寒时候,石太璞从梧桐树下经过。

白衣的捉妖人,一手执弩,一手握鞭,直直望向萧景琰。

萧景琰发现被人察觉,心底竟升起一丝喜悦,眉眼也禁不住弯了弯。

“阁下要上来坐坐吗”,他听见自己说。

石太璞飞上枝头,与萧景琰并肩坐在一处。

“你是谁?”他问。

仿佛三生未见,此生续缘,二人志趣相投,相见恨晚,日夜相对,也有说不完的话。

直至有一日,石太璞说收到师门传召要去某一处收妖,萧景琰便嘱他万事小心。

忽然想起白衣人握鞭的手,扣住扳机的手指,瞬间恍然大悟:

“原来那日你是来收我的?”

“………………”

“那你为何又收手?”

石太璞背过身去,“你的妖气……很干净,你从未谋害过任何人。”

“那是自然,他们可都是我的子民。”萧景琰笑了。

“…………你还很好看。”萧景琰看见石太璞的耳朵慢慢的红了起来。

百年的皇帝老鬼猝不及防中了一击直球。

 

临行前,石太璞取下自己手腕上的珊瑚血珠串,拆了一颗递与萧景琰。

“若有任何危险,捏碎血珠,我便赶回来。”

萧景琰笑着应了。

然而……

血珠串最后一颗颜色也几乎褪尽,石太璞终于赶到。

眼前的梧桐枝枯树萎,黄叶飘零,树干上沟壑纵横,又有法器散落四周,显是经过一场恶战。

“景琰——!”

石太璞跪倒在树下,泪珠滚滚而下。

泪眼婆娑中,血珠似仍隐隐有光。

石太璞捏着那珠子,撇开万般愁绪,立时下定了决心。

中指曲起,捏了诀便印在树干上,去搜寻那一丝游魂。

梧桐从树干到树枝,再到每一片叶子,都透出白光。

石太璞顿觉丹田被抽空,然而还不够,他勉力支撑,终于坠入沉沉黑暗。

恍惚中,无数枝条卷着他,将他拖入某处,他感觉浮浮沉沉,却使不上力,也睁不开眼。

又仿佛有人拥着他,带着寒气,冷到骨髓里。他不能着力,只能虚虚抓着那人臂膊,似乎是在空中漂浮,翻滚,又被冰凉的唇舌吻过,忍不住阵阵颤抖。衣裳不知何时松脱,某处被进入,如灵魂被烙印般疼痛,他看不见,也听不见,但他知道——

那是萧景琰。

 

石太璞再次醒来的时候,眼前仍是一片黑暗。

“我们在树里,自然看不见。”萧景琰的声音响起。

他伸手探去,摸到一片赤裸的胸膛。

幸亏看不见,他想着便脸上微微发烫起来。

萧景琰却俯身拥住了他,“太璞,累你耗了毕生功力来救我,天可怜见,竟使我有了实体,日后,便换我照顾你,好不好?”

“嗯。”石太璞靠在他肩头,从未觉得如此刻这般安心。

 

不羡他人三生,只幸此生有你。 


————这里是预告的分割线—————

下一篇:十幸番外

作者: @稍纵 

时间:20:18分

敬请期待

【水仙十幸·和度】五幸——美梦成真

——这里是傻白甜暖暖梗的分割线——


陈亦度最近有点小烦恼。

其实也算不上什么烦恼,不过就是做梦而已,只是这个梦未免古怪了一些。

回想起那个夜晚之前,陈亦度也就跟平常一样,一早就去了公司,下午约了咖啡馆见客户,结束后顺便吃个简餐然后回家。唯一有点不一样的可能就是……走出咖啡馆的时候,有个路人匆匆忙忙经过,撞到了陈亦度的肩膀,陈亦度趔趄了一下,刚想发作,那人已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卧槽好帅!”看到那人的脸,陈亦度在心里炸了一下,又立刻惋惜起来:可惜毛衣太丑,品味堪忧。

陈亦度接受了道歉之后,那人匆匆离去。不过一件小事情,陈亦度也并没有放在心上,但那个夜晚,不寻常的事却发生了。


陈亦度是知道自己在做梦的。

他走进一间更衣室,看到一个几近赤裸的男人,瘦腰长腿,只穿着白色平角底裤,眨巴着圆圆的眼睛看着他——是今天撞到他的那个男人的脸!

“真的很帅啊……”

脑子还是迷迷糊糊的,身体先行动了,陈亦度随手拿起手边的衣服,走上前帮男人穿戴起来。直到一个机器声在耳边响起:

“搭配完毕,确认吗?”

确认。陈亦度下意识回答。

…………

等、等下!

陈亦度突然意识到有什么不妥,然而已经来不及了,一个巨大的F砸在眼前,机器声再次响起:“搭配失败,您还想重新再来一次吗?”

这下陈亦度彻底清醒过来,还是在梦里。

他给眼前的男人穿了一件格子衬衣搭配工装背带裤加马丁靴,然而那个机器声在说……

“曲和先生明晚要去剧院参加大提琴独奏演出,请您为他搭配一身演出服,必须低调奢华又凸显个人魅力,加油哦!”

“我可以醒来吗?”陈亦度仰天大叫。然而并没有人回应他,那个男人的身上的衣服消失了,又恢复到初始状态。

陈亦度霎那间突然不想醒来了。他牵起他的手,穿过白色衬衣的袖子,手指抚过胸膛,一颗一颗扣上扣子,提上裤腰的时候,擦过饱满的臀部,感受到微微的弹动起伏。

陈亦度欣赏了好久眼前的燕尾服绅士,才回应了系统确认两个字,一个巨大的“S”从天而降,准确无误砸在陈亦度头顶上。

“啊啊啊啊啊啊————”陈亦度捂着脑袋猛然坐起,发现自己是在家里的床上醒来。他搓了搓手指,那里仿佛还残存着什么。



“Tiffany,这是什么?”

午休时,陈亦度看到好几个女同事拿着手机或ipad在玩同一款游戏,连Tiffany也在玩,就随口一问。

“这是换装游戏啊。”Tiffany回答:“现在很红的,而且我们身为服装设计行业,也可以从中汲取设计灵感,度总,你也有兴趣啊?”

“…………”,陈亦度总不能说自己掉入了一个换装游戏的梦境并且沉迷其中不可自拔吧。


“老同学聚会,怎样的打扮才够得体呢?”

“选一套衣服,去路边摊好好放松一下吧!”

“陪妈妈逛街,要穿什么才好呢……?”

陈亦度总能很好的完成系统给的任务。他总是搭配的很快,但穿得很慢,然后欣赏半天,才恋恋不舍的确认,再被系统给的S砸醒。

但他有时候也会任性。

“为了保证演出的效果,睡眠的质量很重要哦,请你为曲和搭配一套舒适睡衣,让他安心入睡吧。”

陈亦度就是想让曲和穿自己最爱的真丝条纹睡衣,但不管加什么配件系统最多也就给个A。陈亦度感到愤怒而又羞耻——这个鬼系统竟然质疑我的审美!他随手给曲和套上一套萌萌小熊睡衣,以表示抗议!谁知刚确认,一个S就猝不及防砸了过来。


度集团的员工发现他们老板最近变得很奇怪,生活规律,准时下班,取消加班,堪比福利大增!

陈亦度甚至戒掉了晚间咖啡,早早洗了澡,窝在被窝里,等待幸福得入睡。

“命运让恋人相遇,又让他们分离。冬季的恋歌啊,是恋人心里的伤,也是暖,请为曲和搭配一套符合冬季恋歌心情的服装,度过这个伤感之冬吧。”

“好中二啊……”陈亦度忍不住吐槽,还是点开了毛衣柜子。试了几十件毛衣后,虽然陈亦度非常享受抚摸曲和身体的感觉,但他还是被那些B、C评价打击到了。

“都是什么鬼!”陈亦度挫败得蹲在地上,仰头看着曲和。曲和偏着脑袋不说话,眼睛一闪一闪看着他。陈亦度忍不住上前一把抱住曲和,把头靠在他肩膀上:“给我一点力量,拜托…………”

他突然想起了初遇那天。

青年惊慌失措的样子。青年穿的那件毛衣,雪花纹、赭石色。当时他在心里说:好帅的脸,好丑的毛衣。

他犹豫着,在衣柜里翻找,还是给曲和套上了那件同款雪花纹的赭石色毛衣。

也许这才是曲和,是真实的曲和,而不是在他的梦里随他搓扁揉圆的游戏人偶。曲和突然冲他笑了一下,他一愣,随即醒了过来。窗外天还是黑的,风吹得呜呜响,陈亦度怔了一会儿,觉得有什么变得不一样了。


那天之后,陈亦度再也没有做过换装游戏的梦了,他失落了好一阵子,然后开始关注弦乐演出,尤其是大提琴方面的,然而搜索结果令他失望,网上关于曲和的信息停留在两年前——一场在北京的演出,那时曲和还是北京某大学的教授。

“他是怎么来到上海的呢……”,陈亦度靠在咖啡馆的软椅上,小口嘬着咖啡,阳光透过薄薄的白纱帘洒在他身上,“还来到我梦里…………”他忍不住叹着气,如同一个失恋的少女。

赭石色的雪花花纹在窗口一闪而过。陈亦度手一抖,洒了整杯咖啡。

“请你等一下!”他迅速追出去,不顾一切拉住那再次路过的青年,青年一脸惊愕的看着他。

“呃…………”,陈亦度觉得尴尬得不行,要说什么?难道要说在梦里见过你吗?

“这位先生,你看起来很眼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陈亦度觉得自己要昏厥过去了,怎么会使用这么老土的搭讪方式,他前所未有过的手足无措。

“是么?”

青年却突然笑了起来,眼神中带着一丝狡黠,

“会不会……是在梦里?”



—————这里是预告的分割线——————


下一篇:六幸·良缘不负

作者: @伊丽莎白瓜 

发布时间:15:00

敬请期待